薄家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578|回复: 0

辉县寻根祭祖行

[复制链接]

20

主题

20

帖子

5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56133
发表于 2015-9-13 20:08:3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辉县寻根祭祖行(一)
   
    我的家乡----山西省长治市长治县荫城镇琚寨村,我生于斯,长于斯。2014年9月12日,我的妻子李红芳去世后,又安葬在了这片土地上。这是我依恋的土地,不舍的土地
但是,在我心中,还有一片令我魂牵梦绕,精神归宿的故土----河南辉县。
     我们家姓薄,这个姓稀少,别说在琚寨村,即使放眼整个长治地区,也可以说是独树一帜。从我懵懂记事起,我的祖父就常常对我说,“我们的老家在河南辉县。在我七岁那年,为了逃避灾荒,你曾祖父把我和你二祖父用箩筐挑上山西来的。”
    我的曾祖薄庆山,携家人逃荒来到了山西,于村外一个叫泉河沟的地方凿洞而居。生逢乱世,饿死于窑洞中。临终时,从怀中取出一个带着体温的饼子递给家人。并指着有孕在身的我的祖母说,“大家听好了,谁吃不上,也得让她吃上。”曾祖于民国三十二年(1943年)去世。曾祖去世后,就葬在窑洞附近的土地上,也即现在的薄氏坟茔。
     我的祖父薄常兴,中等个头,敦实宽厚的身板,干了一辈子的石匠,祖传的。此公忠厚善良,急公好义。记得小时候,门外有讨饭的,他就拿几个馒头塞给我,说,“快忙去送给他们。”吃东西时,我乱丢食物,祖父就会沉下脸来,站在当院里扯着嗓子喊,“造业(孽)啊!造业(孽)啊!”祖父于1987年正月十四下午去世,走时安详宁静,如一觉未醒一般,终年79岁。
     我的父亲薄起福,身高1米75左右,长相好威仪。年轻时在张家口当兵,退伍后返村,从二十多岁起就担任琚寨村党支部书记,一干十多年。后在荫城镇政府任职,位至荫城镇人大副主席。此公脾性刚正暴烈,忧国忧民。路见不平,须发戟张,一帮到底。于公于职,尽心竭力。然心地最善,处事最公平公正,在方圆几十里口碑极佳。因积劳成疾,在1997年11月 荫城镇农田水利建设工地上突感身体不适,后经检查,罹患贲门癌。于1999年8月5日(农历六月二十五)英年早逝,终年49岁。
     琚寨薄氏,从曾祖薄庆山始,开枝散叶,繁衍不断,承嗣继祧,绵绵永期。
   
     现将琚寨薄氏族谱列出: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薄庆山     王氏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薄常兴  闫小娥       薄常英  杨氏         薄常理  郝氏
薄起福  车雪娥    薄春福  张改兰  薄来福  有福  水福  海福    宝松宝清宝玲宝亮
薄慧军 薄慧波    薄慧鹏              薄慧兵  薄慧碧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薄燕军燕波燕飞燕科
薄澜 薄宇坤 薄宇轩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薄涛瀚
辉县寻根祭祖行(二)
   
    “久有寻根祭祖志,迟迟今日方成行”。2014年10月6日早上5:30,天黑昏昏的,堂兄薄慧兵驾驶着一辆微型面包车,载着叔父薄春福,堂叔薄水福.薄海福.薄宝松,我,我弟弟薄慧波,一行七人,驶出村去。几分钟后,上了长陵公路,驶往南方的陵川县平城镇。横河----羊川----南河----柴家沟----赵屋----平城,“陵川从来太行脊”,上山.上山.上山......在平城一个加油站加足了油,从平城起,又驶上了陵辉公路。走在这条路上,我不禁浮想联翩。豫晋太行山区交通的实质是陉道文化。“陉”,山脉中断的意思。巍巍太行山屹立在华北平原和中原之间,是阻碍冀.晋.豫三地交通的天然屏障。自古以来,人类为了突破这道屏障,修建了若干条穿越太行山的道路,也就是传说中的太行八陉。河南辉县到山西陵川的白陉古道就是八陉之一。太行白陉,又名孟门,连通山西陵川与河南辉县,是晋东南与豫北之间的重要孔道。春秋时,齐晋争霸,齐师由此入而伐晋。白陉古道大部分被改建成了现代的公路,也就是我们现在走的这条路。陉道文化的核心是商道文化,商道文化的体现就是以白陉为代表的太行八陉商业的交流,而有经济商业的交流,就必然产生依附于商道的贸易集镇。如果说,太行山白陉古道的南端平原,薄壁镇是明清以来太行山南地区集散中心的话,那么在山西白陉的起端,陵川县平城.长治县荫城,就成为泽潞地区重要的铁货.粮食贸易中心。我们这里现在还流传着这样一句话“千里平城,万里荫城”。
     公路蜿蜒曲折,路况不是很好,硬生生地是从山峦叠嶂中开出的一条路。周围群峰耸立,巉岩峭壁,间有流水淙淙,绿色的水流玉带般环绕山间 。杨寨河----老牛湾----六泉----阁河----三交口,特别是马疙垱,是南太行最窄最险峻处,深谷幽峡连绵不绝,断壁危崖高耸云天。在三交口,我们还看到了一座水库,那样巨大的落差,发电效果会很好吧!
     一路无限感慨,我的先辈们,你们当年是如何穿行于晋豫之间的呢?也许荆棘丛生,也许狼虫出没,也许匪患猖獗......
     下山.下山.下山...... 穿过了一个又一个的隧道,一直下到了太行山的底部,再不用下的时候,也就到了河南省的地界。怪不得小时候老人们叫回河南为下河南,下山底。
     汽车继续疾驶,周围山势依旧,不过已渐平缓开阔。等行驶到辉县厚地村时,高山已不见,太行山余脉弱化成了低矮的山陵。然后就是俨然的屋舍,浓郁的树木,平整的耕地。顿时,亲切的感觉从远处.近处的土地中油然而生。
     这就是辉县的地界,这就是从小渗入我血液中的辉县的地界。
辉县寻根祭祖行(三)
     
    河南地处中原,历史上历次战乱.灾荒,都是首当其冲,于近代尤甚。而山西长治地处太行山上上党盆地,气候环境绝佳,农业旱涝保丰收,煤铁资源丰富。特别是民国至新中国建国前这段时间,山西在阎锡山的治理下,社会环境相对安定,人民生活相对平稳,是当时中国赫赫有名的模范省。长治薄家和辉县薄家是没剪断脐带的婴儿和母体的关系,两者从来都没有真正分离过。我的曾祖父薄庆山,其兄薄庆林。有山才有林,有林就找山。1942年中原大灾荒,我祖父下了河南,将其大伯薄庆林一家接到了山西,共度了一段时艰,使其免遭一劫。80年代,其后人数次来山西探视,吾父也数次孤身去河南寻根。
     车子行驶到了北寨.南寨,我们与河南的亲人电话联系,商谈接洽事宜。其人叫薄生喜,和我是一辈,是曾叔祖薄庆林之后,其祖薄常顺,其父薄玉春。他在电话里指引,先到三庆桥,再到常村镇。我们依言而行。一路行来,道路宽敞,石山.石场林立,特别是路边的孟电集团商砼厂,更让人记忆犹新。三庆桥是个枢纽地点,在这个地方分别向西.向东.向南就到了辉县市.卫辉市.新乡市。过了三庆桥,缓行向东,没多久,常村镇映入了眼帘。看来是个大的镇子,雄踞于路北。停下了车,继续电话联系,要我们在裴寨一村会面。车子沿着公路又东行了 300米,折向北,中间经过了一个叫砂锅窑的居委会小区,大概有不到十华里的路程吧,就到了裴寨村。裴寨是辉县张村乡的一个大村子,村子里商铺.超市.公交站点一应俱全。电话商定,就在裴寨公交点碰头。不一会儿,一辆黑色小轿车过来了,下来两个人。年长的就是薄生喜,身材偏瘦偏高,脸膛微黑微红。他可是我们此次之行的一个关键人物,也是我们家族的活化石。今年62岁,走南闯北,人生经历丰富,相当健谈,就是方言浓重,听不大懂。另一位40来岁,叫薄生江,中等个头,浓眉大脸,是生喜的四叔薄玉现家第三子。
     亲人相见分外激动。虽然素未谋面,可血缘亲情的纽带还是把我们的心紧紧连在了一起。
     趁他们的手紧紧握在一起说个没完的时候,我和堂叔宝松去不远的一家超市购买祭品。所购之物如下:鞭炮 .黄表纸.冥币.银锞子.白酒.香.供品。另外还买了特仑苏,方便面。
     祖居到底在哪呢? 祖茔到底在哪呢?
     心神往之!
辉县寻根祭祖行(四)
      
    确切地说,河南省新乡市辉县市张村乡井南洼村小麦(mo)窖自然村是我老家。那里有我的祖屋.祖坟。位于现在所处的裴寨东北方向十多华里处。车子颠簸在山路上,明显感受到是向山的方向上升。正是上午10时多,阳光明媚,秋高气爽,一小块一小块的山地上还长着未收割的玉米。树木.房屋零星地分布着,恰如其分地影现出豫北的山村地理地貌特征。正北处,一座大方坚实的山峰稳稳地进入我们的视野。生喜说:“我们家族的两块祖茔墓地就在那山脚下,正北的高台地上埋葬着辉县薄姓始祖薄德秋及其后裔。其中就包括我们这一支的辉县二代祖薄天荣,三代祖薄青海。另一块祖茔墓地是拔祖坟,也叫柏树坟,位于高台地墓地的西下方,要下几道坡地才能到达。那里埋葬着我们的天祖薄见贵,高祖薄贵园,我的曾祖薄庆林。”忽然生喜话锋一转,语调活泼高亢,指着东方稍远处的一座更大的山峰说,“那就是瓦岗寨。”
     啊!瓦岗寨!众人七嘴八舌地议论,是隋唐英雄起义的那个瓦岗寨吗?生喜平和地说,应该是吧!
     车子停住了,小麦( mo)窖到了。说是个村子,其实只有几户人家。零散的山地里种的还是玉米。倒是村东的一棵柿子树,醒目地立着,恭迎着远方的亲人。那一个一个小灯笼似的柿子,迎着山里秋日炫目的阳光,真让人感动。山路边的两排石头房子,坐西朝东,无所顾忌地吸收着东天暖阳的光照,一片白花花的样子。院子里走出一位中年妇女,这是薄生江的嫂子,薄生海的媳妇儿,我也应该称呼为嫂子的。族人都迁移下山去了,只有她留下来了,守着几亩薄田和山上的祖茔。我心中充满了敬意。嫂子,黑黑的嫂子,憨憨的嫂子!薄氏地下的列祖列宗,辉县系的薄氏子孙,不会忘记你的。我走进了院子,屋子,看了又看,摸了又摸。忽然感觉自己的心跳加快了,呼吸急促了。这就是我曾祖父.祖父出生的地方,成长的地方。当年,曾祖父就是从这里启程,跋涉千山万水,历经千辛万苦到了山西的,缔造了我们山西长治薄氏的。在我心中,这两所房子的意义,不亚于穆斯林心中的圣地麦加天房。
     在生海嫂子的带领下,我们向山走去。不一会儿,来到了山脚下的一片玉米地里。这就是拔祖坟(柏树坟),这是一块顺着山的坡势向西向下延伸的耕地。天祖薄建贵之墓·高祖薄贵园之墓·曾叔祖薄庆林之墓,共是三代,都长眠在这里。墓地坐东朝西,掩映在苍翠的柏树丛中 。阳光透过树丛,一缕缕的光丝挥洒进来,心里有一股说不出的庄严·神圣。我们在墓前燃起了纸烛,焚起了高香,浇上了美酒,放响了鞭炮。我们虔诚地下跪,我们默默地祷告。
     列位先祖地下有知,你们的子孙从山西来祭拜了!
     礼毕,我们又迈向了更高处的祖坟地。这是一块坐北朝南的 高台地,黑压压的全是坟头,始祖薄德秋之墓居中·居上。其墓后有一棵柏树,生喜说:“几百年了,这棵树不往粗长,树茎一直保持在碗口粗细。”众人一看,果真如此,皆啧啧称奇。我灵光突现,这哪是一棵树呢?分明是一杆旗,指引着辉县系的薄氏子孙生生不息,勇往直前。
    “祭祖如祖在”,列位先祖,长治薄氏一支前来祭拜了!
     生喜说,“始祖薄德秋,其弟薄德贵都是从河南林县泽下乡牛家岗村迁徙来辉县北泉村的。距今有200多年了吧!北泉村就在山的上边,以前的薄姓都聚居在那里。我们这支是后来搬到小麦(mo)窖的。薄德秋这支就扎根于辉县了,其弟薄德贵又辗转迁徙到了河南鹤壁市淇县。淇县那一支繁衍兴旺,现有三千人众, 薄氏为淇县望族,人才辈出。凡淇县薄姓,皆为我族。”我听得热血沸腾,问道,“那林县泽下乡牛家岗之前呢,吾姓何出?”生喜肯定地说,“祖辈相传,出自太原·榆次薄姓。”我愕然,惊呆在那里。转了一圈,又转回了山西了。
辉县寻根祭祖行(五)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祭祖仪式结束了,我们又顺原路返回了祖屋。逝者已远行,生者需奋进。生喜说,“辉县薄姓都从这里播撒出去了,我祖父薄常顺一支现居卫辉市太公泉镇(2008年已更名为太公镇)张王屯村,以我父亲薄玉春和四叔薄玉现为代表。我儿子薄在华,孙子薄继辉,分别代表我们辉县薄氏的第十代,第十一代。我的父母都已过世了,四叔四婶还健在,就回张王屯吧!”
     别了,小麦(mo)窖!我心中的耶路撒冷!缺少了你,我的精神家园将不完整!这辈子不跪在你的土地上,我的灵魂将不宁静!在我的有生之年,我会常来常往!我的子孙后人,将会永远延续起我的朝祖之路!
     我从祖屋的院墙上拿起了一块石头,从祖屋的门前装满了一袋泥土,小心翼翼地放在了车上。
     车子下山了,向着东南方向的卫辉市太公泉镇出发了。太公泉镇,就是《封神演义》里 姜太公的出生之地。中午时分,我们到了张王屯,首先拜会了辉县薄氏年龄最长的薄玉现老人(78岁),又去了薄生喜家。中午就在村里的一家饭店用餐,席上谈笑风声,气氛热烈,饭菜质量无可挑剔。席间生喜又谈起了和我父亲的历历往事,从他的事业的起落,我父亲的生前的执着,到先祖贵园为争得墓地公理而不惜打官司将衙门坐穿,薄姓男子都是有血性的。是有一股看不见的精气神延续着我们这个家族的传承的。饭后在薄玉现老人家里叙谈往事,抚今追昔,缅思祖宗。转眼功夫,下午四点了,我们该返程了。临别时又是依依不舍,泪眼婆娑。薄生喜.薄生江兄弟二人将我们送到了前往辉县市的大道上,叮嘱我们前行。
     一路疾驰,到了辉县市区。宽阔的街道,高耸的楼房,繁华的市面......好一座美丽的城市。特别是街心的李时珍雕像,更让我们想起了辉县市一年一度的全国药材交易大会。等车子驶出辉县市区时,天已黑了。车子狂奔,又行进在了陵辉,长陵公路上。放眼车窗外,天边一轮不盈的圆月挂在山峰。9时30分,我们又驶回了琚寨村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(完)   
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2014·10·15夜于王庄小区宅
         
附薄氏先祖简单图谱如下: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薄德秋(辉县)    薄德贵(淇县)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薄天荣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薄青海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薄见贵   暴氏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薄贵园   裴氏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薄庆林 段氏     薄庆山 王氏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薄常顺  姜氏       薄常兴 闫小娥   薄常英 杨氏   薄常理 郝氏
注:原文作者薄慧军,QQ:1413033181联系电话15235519628
整理:薄征锋,电话:18575687391
日期:2015913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Chinabo.org ( 京ICP备15016142号-1 )

GMT+8, 2022-9-27 07:27 , Processed in 0.179731 second(s), 20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20-2022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